截至周二下午收盘, 国内商品期货多数下跌,黑色系领跌。主力合约以跌停收盘,跌幅6.01%;期货主力合约跌幅4.04%,期货主力合约跌幅3.86%。

  现货市场依旧红红火火,期货价格为何大幅下挫呢?

  江苏锦盈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毛隽认为,黑色系期货价格大幅下挫的主要原因是:第一,各口径电厂日耗普遍难以超越上旬,意味着这个冬季最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第二,铁路直达、春节大型煤矿保供等措施带来的阶段性垒库存预期。而且随着春节临近,下游高耗能工业逐步退出,前期惜售的贸易商也开始上市兜售库存,电厂采购心态变化,对高价煤有抵制情绪,现货煤价正在酝酿顶部。

  “周二动力煤低开后大幅下跌,盘面资金也大幅流出。目前动力煤现货价格依然在上涨,部分报价已突破1100元/吨。”方正中期期货动力煤高级分析师胡彬说。

  “目前内蒙地区的煤炭产销都不错,价格涨幅没有前期大。前段时间供应偏紧张时有些煤矿是一周涨三次,吨煤周涨近百元。”鄂尔多斯市联创煤炭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闫浩智说。

  期货日报记者从陕西榆林煤矿处获悉,目前煤炭现货供应仍偏紧,价格也坚挺,期价虽有回调,但目前煤矿并没有下调价格的倾向。

  据胡彬介绍,目前需求端则开始相对走弱,部分下游企业提前停工放假加之部分用电紧张地区限电等举措,电厂用煤紧缺状况开始缓解。加上进口煤放开所带来的增量补充,高价动力煤买单者较少。

  2020年全国全社会用电量比上年增长3.1%。其中,一产、二产、三产和居民生活用电量同比分别增长10.2%、2.5%、1.9%和6.9%。2020年的全社会用电量同样底部反弹,排除停工停产的3月份数据,全年依然保持稳步增长态势。

  “从月度趋势上看,全社会用电量的季节性变化非常明显。尤其是春节假期前后(一季度),由于下游工厂大都停工放假,工业用电量出现明显下滑,也是动力煤需求全年最淡的时间段。煤炭价格往往在一季度形成一次规模较大的回调。”胡彬说。

  据了解,2020年煤炭库存基本先扬后抑:经历了年初因疫情影响而累库和复工复产后库存持续下降两个阶段,并且一直低位运行。不论是环渤海港口库存还是江内港口库存,消费旺季都处于低位。

  “未来累库的时间点将在春节前后,但对2021年全年来说,由于供给端增量较难,预计库存增幅也相对较小,全年库存运行重心将有所下移。”胡彬说。

  上述受访人士认为,动力煤季节性特征较为明显,春节前后市场最为清淡,价格也最有可能大幅回落,春节后价格有望回调,因此建议投资者逢高逐步布局空单。关注动力煤2105合约下方第一支撑位670元/吨。

  与动力煤一样,现货涨,期货跌的品种还有焦煤和焦炭。

  截至目前,焦炭现货从2020年8月开始共提涨14轮,涨价900元/吨,目前现货价格为2900元/吨,折算期货仓单为3020元/吨至3050元/吨。“焦炭现货价格的主要原因是下半年焦化去产能计划的落实,导致供应焦炭供应量快速下降。目前现货端供不应求,库销比极低,统计钢厂平均焦炭库存天数仅有13.23天,河北部分钢厂焦炭库存天数低于5天。上周统计口径内焦炭总库存下降约32万吨。” 银河期货钢铁事业部黑色研究总监鲁晓静说。

  据了解,当前处于钢材需求淡季,钢价下跌,成交量亦有所下降。焦炭,铁矿等原料价格的暴涨导致多地区钢厂出现亏损。目前测算钢厂生产成本在4400元/吨左右,但华东地区出厂价格在4280元/吨,华北地区螺纹出厂价格仅3960元/吨。尽管华东地区亏损时间较短,尚未反映出铁水产量下降情况,但华北地区钢厂亏损已持续一段时间,检修减产逐步增加。

  “春节前,需求或继续下行,钢材价格无上涨驱动,预计钢厂检修减产量增加,导致铁水产量下降,进而影响焦炭需求。”鲁晓静说。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目前由于焦化去产能,焦炭供应紧缺,价格处于历史高位,但交易合约为5月合约,从供应端看,期间5个月时间预计会有新焦化产能投产达产,或改善焦炭供应紧张局面。

  “焦炭需求短期内回落,中长期供应增加,故预计焦炭价格将回落。”鲁晓静表示,焦炭的下跌幅度,取决于铁水减量。从需求端看,若铁水大量减产,则焦炭需求将回落;从供应端看,焦炭新产能的投放,增加了焦炭的供应,但买方明显动力不足,焦炭价格仍可能下跌,直至钢厂重新出现利润,焦炭才能止跌。焦煤方面,焦化厂焦煤库存充足,利润收缩或导致其对焦煤的采购动力减弱,故焦煤或跟随焦炭下跌。但由于焦煤供应有季节性,同时澳煤尚未放开进口,其下跌幅度或小于焦炭。双焦新的上涨驱动要等到春节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