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龙,走!事情再忙,回访小丁丁的事不能耽搁。”1月27日下午4时许,咸安区检察院从事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的检察官佘娟催促同事谢云龙快点叫车。

天空中沥沥淅淅下着小雨,大寒过后的鄂南寒气袭人。

几分钟后,谢云龙开车带着佘娟向咸宁市城郊的小丁丁家方向驶去。

佘娟口中的“小丁丁”是2020年8月14日她受理的一起性侵未成年人案件中的被害女孩,被侵害时年仅10周岁。

一路上,第一次前往小丁丁家调查案情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马路边一堵围墙内侧搭建的一个简易遮雨棚里,狭长的巷道两旁堆满了各种废旧杂物。小丁丁的聋哑父亲站在门口双手比划着,患精神病的母亲一个劲地冲着佘娟傻笑,只有19岁的姐姐低头抽泣。

“这哪里像个家呀!”当时佘娟的心都碎了,从事未检工作四年来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家庭。

委托专业的心理咨询师对小丁丁进行心理测评和心理疏导,帮她早日走出阴霾;联合院里控申部门,积极为小丁丁申请司法救助;联系团区委和区住建局为小丁丁家申请廉租房……佘娟马不停蹄。

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写申请材料,复印有关证明,收集资料……经过无数次的在村、社区、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来回奔波,2020年12月26日,小丁丁的五万元司法救助款终于批下来了。佘娟随即联系一直监护小丁丁的姐姐,当日将五万元司法救助款打到小丁丁姐姐的银行卡上。佘娟叮嘱小丁丁姐姐:这笔钱要用在小丁丁的生活和学习上,必须做到“专款专用”。

然而,不是所有的努力都奏效。在帮助小丁丁申请廉租房时,有关部门给出的回复是:小丁丁家不符合申请政策。原来,小丁丁的父亲是20年前从湖北潜江流浪到咸宁的,户口没有转过来。姐妹俩的户口随母亲落户在咸安区农村的外婆家。这也成了佘娟遗憾的一件事。

“小丁丁这次期末考了多少分?”“小丁丁寒假怎么过?”“马上过春节了,小丁丁家里置办年货了吗?” 佘娟想着想着,车到了小丁丁的“家”。

“佘阿姨、佘阿姨,我数学考了66分。”听到佘娟的声音,小丁丁连忙从床底下拿出自己期末考试成绩单,飞快地送到佘娟手中。

“不错不错,今后还要努力,下次争取语文和数学都考80分。”一个月没见,佘娟抚摸着小丁丁的头不停地鼓励她。

佘娟从小丁丁姐姐的口中得知,近一个多月来小丁丁的变化可大了,每天按时做老师布置的作业,主动和姐姐说话,还经常和父亲一起外出捡废品。

“我们这次来主要是看看你妹妹的情况。”佘娟拉着小丁丁姐姐的手叮嘱道:“你是妹妹的依靠,你要多关心妹妹,照顾好爸爸妈妈。”

“你家房子的事我和同事还在想其他办法,以后你家有什么事,随时打电话给我。”离开时,佘娟又转身回头对小丁丁姐姐叮嘱说。

咸宁日报全媒体记者 原子 通讯员 肖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