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行业各公司目前已结束2021年度业绩报告披露工作。面对新任务、新挑战,信托公司持续聚焦高质量转型发展,从监管导向、客户需求和资源禀赋出发,加快推进业务创新转型,加大突破力度,做大做强慈善信托、家族信托、养老信托、绿色信托,其中,慈善信托作为信托公司助力慈善事业、践行社会责任的“窗口”,近年来其发展备受关注。

  分析信托公司2021年年报,《金融时报》记者在关注信托行业受托资产规模压降的同时,继续将目光投向慈善信托的发展情况。从持续变化的数字背后,探究信托公司在服务慈善事业、促进公益项目落地方面,有哪些新的动向。

  信托规模企稳 转型效果显现

  自2017年以来,信托公司一直在“两压一降”的同时谋转型。2021年,信托资产规模的压降情况如何?

  在68家信托公司中,共有61家在年报中披露了信托资产规模,建信信托、华润信托、外贸信托、光大信托的信托资产规模均达到“万亿元级”。其中,外贸信托的信托资产由6751.29亿元升至约1.11万亿元,同比增幅达63.69%;光大信托2021年也突破万亿元大关,信托资产由9998.35亿元升至1.07万亿元,同比增长6.71%。

  在这61家信托公司中,共有39家公司的信托资产规模下滑,其中有16家同比降幅超过20%,降幅最大的达到46.46%。其中,民生信托与华澳信托的信托资产规模降幅均超过了40%,分别为40.72%和46.46%,资产规模分别压降至1220.89亿元和450.92亿元。有分析认为,多数信托公司资产规模持续下降,反映出信托公司在转型中的压力较大,行业整体资产规模回升基础仍需进一步稳固。

  从信托公司个体看,资产规模有升有降,但就整体而言,信托资产规模已实现小幅回升。据《金融时报》记者统计,61家信托公司的信托资产规模合计约19.8万亿元,同比小幅增长约1.17%,这与中国信托业协会此前发布的2021年行业数据相一致。中国信托业协会专家理事周小明分析认为,2021年度信托资产规模止跌回升,经营业绩也实现企稳回升,意味着信托业本轮调整或将见底,从而成为信托业新发展阶段的一个起始点。

  坚守信托本源 细化产品分类

  回归信托本源是信托公司转型的核心,慈善信托作为信托本源业务,能够让信托公司发挥其作为受托人在项目管理过程中的主导性作用,有助于信托公司优化业务结构、夯实资产质量、提升业务协同与整合能力。在年报中,多数信托公司表示出对慈善信托的重视。

  据全国慈善信息公开平台(慈善中国)数据,截至2021年12月末,已有751条慈善信托备案,备案总规模达38.42亿元,同比增长17.42%。无论是备案项目数量还是项目规模均有明显提升。从披露的备案信息来看, 信托公司开展的慈善信托紧跟社会实际需要,所服务的公益项目涵盖乡村振兴、教育助学、医学传承、抗击疫情等。

  从信托公司年报披露的信息看,截至2021年末,中信信托已累计备案慈善信托8单、规模达7.5亿元,现存续5单;杭工商信托2021年新发起设立慈善信托8个,新增慈善信托440万元;华能信托新发行慈善信托2期,新增慈善信托资金95万元;交银信托落地行业首单儿童人文医疗慈善信托,为患病儿童提供人文关怀;落地先心病儿童救助项目,为先心病患儿提供救助。

  与此同时,通过多年项目积累,信托公司愈发注重慈善信托品牌的打造,在细化产品分类的同时,积极提升社会影响力,建立信托参与慈善事业的长效路径。

  慈善信托的信托目的日趋多样化、精准化,合作的慈善组织主体以及业务模式也更加丰富。例如,中诚信托的主打品牌“诚善”,就是将慈善信托与家族信托业务相结合,围绕高净值客户需求来创新业务模式。平安信托推出的首只碳中和主题慈善信托,兴业信托与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合作开展的“兴慈善”绿色慈善信托系列,都是“绿色+慈善信托”的有机结合。

  提升专业能力 助力共同富裕

  一些信托公司在年报中表示,在扎实促进共同富裕、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过程中,可以充分有效发挥慈善信托作用,保障委托人慈善目的的实现,从而助力共同富裕。

  从下一步的发展目标看,信托公司大多有类似表述:进一步提升慈善信托的专业化、标准化、产品化,依托国家“双碳”目标,引导社会资金向绿色领域流动,探索创新“绿色+公益+慈善信托”的业务模式;同时,在充分发挥信托制度优势的基础上,积极拓展以乡村振兴为目的的慈善信托项目,借助信托工具盘活社会资源,做好社会服务,落实民生保障。此外,信托公司还需要持续推进慈善信托与其他信托业务如家族信托、股权信托的协同融合发展。例如,外贸信托在其年报中称,共同富裕的目标对增加居民收入、优化三次分配、完善社会保障等提出明确要求。信托公司的财富管理、慈善信托、养老信托、服务信托等业务发展迎来良好市场机遇。信托公司可充分利用风险隔离、财产独立等制度优势,以客户为中心,提升专业能力与服务水平,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向往,助力社会治理机制完善。